李小龙为她出轨 死在她床上后被疑服春药纵欲过度


“我和李小龙是清白的,相信不久就会水落石出!”

丁佩对着媒体嘶吼着。

在这前几天,有媒体爆出,李小龙死亡地点,是在丁佩的床上。

大家瞬间把惋惜、遗憾、痛苦全部化为怒气,倾泻在丁佩身上。

所有人都怀疑李小龙是吃了春药,死于纵欲过度。

都在骂她“贱货”。

后来法医给出的死亡原因是:药物过敏,导致脑水肿。

案件水落石出。

不过结果已经不重要了。

丁佩是最后一个见到李小龙的人。

所以她成为害死李小龙的“凶手”。

图源:网络

她的无辜没人看见,她的呐喊没人在乎。

她愤怒,不甘,无助。

被迫背上“害死李小龙”的骂名。

然后从炙手可热的“性感女星”,变成人人唾骂的“狐狸精”。

在认识李小龙之前,丁佩是无忧无虑的。

她原名唐美丽,家境优渥。

外公曾是北平警察局局长,舅爷是爱国将领张学良。

而父亲也出身医学世家。

她从小练舞、好动,不爱读书。

读书时换了十几所学校,因为都不能毕业。

后来进入娱乐圈,也是因为贪玩。

在别人的引荐下,她认识了邹文怀。

然后来到香港,签约邵氏,改名丁佩。

丁佩深受西方文化影响,思想前卫。

公司要求她走性感路线。

她毫不犹豫参演了很多风尘女之类的角色。

曼妙的身材很快为她的事业拓宽道路。

在一次回酒店的路上,丁佩遇到老板邹文怀,和李小龙夫妇。

通过老板的介绍,丁佩认识了李小龙。

彼时,李小龙已是世界闻名的荧幕英雄。

对于成为大明星,李小龙是苦恼的。

他失去说话的自由,行为方式处处受限。

他形容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丁佩的出现,是照亮他灰暗生活的光。

李小龙的妻子琳达虽然是美国人,却更像婉约的东方女子。

而丁佩活泼开朗,拥有西方女子的豪放。

当时环境保守,她就敢在镜头前穿比基尼,大胆着装,我行我素。

她画着包裹式黑眼圈,身穿吊带紧身衣,妖冶,性感。

李小龙正中下怀。

两人很快成为红颜知己,形影不离。

图源:网络

丁佩成为李小龙的造型顾问,帮他搭配服饰。

他拍摄《猛龙过江》的发型师,就是丁佩介绍的。

不久后,李小龙向她表白。

尽管知道李小龙已经结婚,丁佩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她说:“全世界的人都爱李小龙,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有没有得选择?当然会爱他!”

那时李小龙工作繁忙,两人经常不能相见。

每天打电话,成为丁佩每天最幸福的事。

等电话的过程很痛苦。

尽管如此。

她这个野蛮任性的大小姐,还是心甘情愿在电话前等着。

如果李小龙在香港拍戏,丁佩就过来探班,毫不避嫌。

李小龙去找老板邹文怀,丁佩就随他身边,宛如秘书。

对于这个绯闻女友,李小龙的粉丝嗤之以鼻。

李小龙的女人缘一直非常好。

过去闹绯闻的,不是社会名媛,就是大家闺秀。

从来不会是“艳星”。

丁佩无论是形象还是地位,都配不上“功夫巨星”李小龙。

很多人很困惑,李小龙为什么会喜欢上丁佩?

其实,成名给李小龙带来了巨大的空虚。

他需要安放内心的港湾。

这一点,他在敢爱敢恨的丁佩身上看到了。

丁佩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李小龙的孤独。

爱是相互的,成长也是互相促进的。

靠近李小龙时,丁佩才发现,李小龙的魅力不止于爆棚的雄性荷尔蒙。

他不是一介莽夫,反而饱读诗书,有着自己的人生哲学。

在他的影响下,丁佩开始静下来看书,看清自己。

她从李小龙身上学到很多,包括后来救她一命的稻草——信佛教。

1973年,李小龙拍完《龙争虎斗》。

接着打算重启搁置三个月的《死亡游戏》。

李小龙和邹文怀商量着,给丁佩在电影里安排一个角色。

他们相约到丁佩的公寓谈论剧本。

这时,李小龙的头有点疼。

丁佩给李小龙拿了备用的止痛药。

李小龙吃完,就到丁佩床上躺下了。

本来他晚上还有约。

邹文怀见李小龙不舒服,便先过去赴约,让丁佩晚点再一起过来。

等到晚上8点20分,丁佩去叫李小龙。

竟然叫不醒。

丁佩便打电话把邹文怀叫回来。

邹文怀喊了也不醒。

他感到大事不妙,马上叫来救护车。

可惜抢救无效,李小龙当晚去世。

李小龙是华人世界的骄傲。

这件事引发全球华人的关注。

公司为了维护李小龙的名誉,对外声称他是在家中晕倒。

可一个拥有钢筋铁骨的男人,在没有显著病史的前提下突然暴毙,这很难不让人起疑。

李小龙的死因,成为大家的焦点。

全香港的媒体,都察觉到事有蹊跷。

在全城等待验尸报告的时候,他们没闲着。

早就展开了空前的调查行动。

他们先是从公司、家人方面下手,都无法获取有效信息。

邹文怀这老狐狸早已掌控一切。

他们意识到不能正面突破,选择另寻僻径。

没想到真的被他们发现,救护车前往救护的地点, 不是李小龙的家。

四天后,香港《明报》刊登出一个爆炸性消息——

“李小龙的昏迷点,是在丁姓香闺内。”

全香港沸腾了。

李小龙婚外情实锤。

丁佩被推到风口浪尖。

结果还没出来,舆论简单粗暴地概括为,李小龙死在她的床上。

称死因是他吃了春药,纵欲过度。

很多年后,丁佩对媒体说:“我亦无听过世上有人会因为做ai而死。”

图源:腾讯娱乐

但此时的她完全不敢出现。

后来即使证明李小龙死亡与春药无关。

大家还是会质疑:

“为什么不送往附近的教会医院,反而送去更远的伊丽莎白医院。”

对于这件事,丁佩无可奈何。

因为完全是邹文怀在安排这些事,轮不到她说话。

可最后,恶果完全由她一个人承担。

她不仅要承受爱人离去之痛,还要忍受外界对她的羞辱。

大家忽视了真相,选择去相信更愿意相信的野史——

猛男配烈女。丁佩水性杨花,害死了李小龙。

恐吓信接踵而来。

有人逼她跳楼,也有人扬言要取她性命。

两年后,邵氏邀请她拍摄自传式电影《李小龙与我》。

丁佩想要通过这部电影还原真相。

没想到被邵氏坑了。

那时香港的电影市场混乱。

很多事情演员不能做主,剧本可以随便修改。

甚至在电影里出现李小龙吃春药的剧情。

图源:《李小龙与我》剧照

为了增加电影说服力,邵氏私自将出品人的名字,改为丁佩。

这更加坐实了那个香艳的说法。

舆论哗然,李小龙的粉丝非常生气。

丁佩感到害怕,躲在家里不出门。

不敢看电视和报纸。

吸了一年大m,患上精神分裂症。

被千夫所指,事业毁于一旦。

她以为时间能稀释这一切,没到李小龙的忌日,成为她的受难日。

好在她及时止损,抛下一切,皈依佛门。

通过念经来平静自己的内心。

她说:“人在遭受重大打击时,一定要有一个天。”

在这段逃离现实的日子,黑帮老大向华强出现了。

他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丁佩的情感需求。

他勇敢地把丁佩拉到怀里。

1976年,两人步入婚姻,很快生下女儿向咏恒。

可这段看似幸福的婚姻,维持时间并不长。

那时,向华强自导自演了两部电影,票房惨淡。

事业上不如意,家里的妻子又只会念佛,并不能伸以援手。

这时,陈岚出现了。

她机警聪明、雷厉风行,让向华强眼前一亮。

得知两人走到一起,丁佩选择成全。

最后两个家庭相处非常融洽。

陈岚不介意向华强给赡养费给丁佩母女。

据说,陈岚见到丁佩,依然会叫声“姐姐”。

向太的大气和宽容,也为日后为向华强打下江山埋下伏笔。

即使向华强养了丁佩四十年,陈岚也无怨无悔。

丁佩形容两家的关系是:我们还是一家人嘛。他的小孩就是我的小孩。

这些年来,丁佩处于半闭关的状态。

足不出户,一心修行。吃斋,念经,拜佛。

丁佩直言:“要不是靠着唸佛,我应该撑不到现在。”

不仅是信仰的力量,还有李小龙给予的力量,李小龙从未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她时常梦到他。

也保留了李小龙的遗物。

其中有双节棍、三节棍、截拳道的徽章等。

截拳道徽章上印着:“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

丁佩认为:这是李小龙想要继续弘扬他的精神。

后来周星驰出现,要拍《功夫》,想向丁佩借李小龙遗物。

她二话不说借了。

本来她有三条李小龙西裤,在周星驰渴求下,还送给他一条。

因为丁佩相信,周星驰能真的将李小龙精神传承。

2017年,丁佩66岁。

在女儿的鼓励下,她选择走出来,向大众解释这段尘封四十年的往事。

这次,她勇敢地说:“李小龙是欣赏我的人,我的爱人,我的至亲。”

图源:东网

她早已看淡。

甚至能开玩笑道:“现在任何人在我身边睡觉,我也要去看看他(她)是不是‘byebye’了。”

图源:南方都市报

铅华褪尽,美貌不再。

回想起被毁掉的后半生,她依旧认为李小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没有怨恨。

李小龙曾送她一盘磁带,叫《你让我很开心》。

她翻录下来,反复放在车上听:

“你让我很开心,很高兴你走进我的生活。”

这几十年来,丁佩一直在重复着一件事——

放着这首歌,穿梭在香港的大街小巷。

也穿行在这人世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