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政治家距日本新首相一步之遥 以幕后协调见长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辞职以后,自民党政务调查会会长岸田文雄、前干事长石破茂、官房长官菅义伟相继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

目前,自民党内的二阶派(47人)、麻生派(54人)、细田派(98人)、竹下派(54人)、石原派(11人),再加上无派系中的“菅组”,都已经宣布支持菅义伟,占国会议员七成以上。菅义伟被媒体普遍认为距离首相大位仅一步之遥。

在父子首相、祖孙首相频出,世袭政治成为常态的日本政治生态中,菅义伟作为草根出身的“三无政治家”( 既没有地盘、招牌(知名度),又没钱的政治家)颇为独特。

他能给日趋保守的日本政治注入独特的、新鲜的内涵,还是继续沿袭安倍铺就的内政外交路线而难以拓展其独特性,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

1

菅义伟1948年12月出生于秋田县秋之宫村,作为草莓养殖农家长子,高中毕业后本应继承家业从事草莓养殖,由于不喜欢从事农业,菅义伟如离家出走一样与同伴组团去东京寻出路。

然而,“东京居也大不易”,他只能在街道的纸箱工厂打工。“上京”两年后,菅义伟一边在如今已被迁走的“筑地市场”打工,一边读私立大学中学费最便宜的法政大学法学部政治专业。

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决定从政,经人介绍做了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度过了11年的秘书生涯。尽管在秘书中排名最低,他却在小此木做通产相时被选为大臣秘书。

1987年(38岁)初次当选横滨市议会议员时被称为“奇迹当选”。据说当时没有人认为菅义伟能当选,只有他自己认为能当选。被问到原因时,菅义伟淡淡地回答说是“感觉”。

秋田县出身是其竞选的不利因素,然而他在名片上特意印上大大的“秋田县出身”字样。1996年(47岁)第一次当选众议员,在自民党沦为在野党的2009年大选时,仅比民主党议员多548票而当选,于是他将该数字作为车牌号码以提醒自己。

作为出身农村的政治家,菅义伟不忘初心在农林渔业问题上倾注了大量心血。在安倍的支持下,菅义伟主导修改了61年来未被修改的农业法,以及70年来未被修改的森林法和渔业法。在任总务相时还推出了“故乡纳税”政策等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2

在宣布出马竞选总裁的记者会上,菅义伟就高调宣布“要坚定地继承安倍经济学”。他指出,安倍经济学政策推进的结果是日元贬值、股票升值。在这个意义上实现了就业增加。因此,还要坚定、负责任地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

在已经公布的三人竞选政策内容中,菅义伟也着重提出活化地方经济,提高全国最低工资,支持农业和旅游业改革。由此可见,经济发展将是其任内最主要关注点之一。

由于菅义伟长期担任官房长官,主要精力着眼于国内事务,外交被认为可能是他的短板。

的确,菅义伟以幕后协调见长,不擅长在高光舞台上表演,未来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尤其是发达国家首脑会议上,很难发挥像安倍一样的作用。

不过,作为官房长官,菅义伟参与了安倍内阁的外交政策,还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等建立了亲密关系,此前特朗普与安倍通电话时,菅义伟也随侍在侧。

因此,不少人认为菅义伟未来也大概率会延续安倍时期的美日紧密安保关系,他自己也曾表示,“将以日美同盟为基轴构筑与邻国的关系。我认为不应该改变目前日本的这种站位”。

3

具体在对华外交上,经济关系领域可能会有所突破,但在高科技领域追随美国加强对中国的牵制也绝不会手软。

关于对华政策,菅义伟执政后大的方向不会有变化,即在以日美同盟为基轴的框架下推进对华关系的发展。

擅长经济政策并重视搞活日本地方经济的菅义伟,未来在两国经济关系领域,其态度可能比安倍更积极主动。

菅义伟在安倍内阁下积极推动“观光立国”政策,为此不顾日本法务省和警察厅的反对而在对华签证问题上采取缓和规制以吸引中国游客赴日旅游等措施来看,未来在两国经济关系的发展或可期待。

此外,鉴于菅义伟对搞活地方经济的重视,可能会向中国积极推销日本农产品,扩大对中国的出口。

但是,在有关钓鱼岛等问题上,菅义伟的立场将是坚定而强硬的。这或许可以从菅义伟就小笠原群岛出现新岛时发表的感想看出一些端倪。2013年小笠原群岛由于海底火山喷发形成一个直径200米的新岛,在被记者问及有何感想时,菅义伟笑容满面地说“可以扩大领海”。

9月5日,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要重新认识依存于特定国家的产业链体制”,强调他本人一直参与决策的经济安全保障将保持现状,以国家安全保障局为中心继续研究对策。这也意味着,菅义伟将继承安倍内阁推进的包括产业链重组等问题在内的经济安全保障问题。

此前,甘利明领导的自民党议员联盟于2019年3月向安倍政府提交了参考美国国家经济会议(NEC)成立“国家经济会议(日本版NEC)”的建议,同年9月被安倍政府采纳,2020年4月在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新设“经济班”负责经济安全保障,其主要目的是在经济安全领域牵制中国。

除产业链重组外,未来日本将在高科技领域追随美国加强对中国的牵制。

在中美高科技竞争中,日本可能采取的对策是先甄别、再合作或封锁。日本政府首先要进行细致甄别,即甄别出哪些技术领域可以与中国合作,如果是已经公开的技术的量产则与中国合作。

但是,涉及安全保障基础的技术则不仅不会与中国合作,还将采取严格封锁政策。为此,日本政府未来可能出台具体的法律。

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补刀客 补壹刀

执笔/张伯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